當肚子痛的時候 - 佛法線上討論(53)

當肚子痛的時候

2021-0505


問: 在學習佛法後,當我肚子痛的時候應該要怎麼去正確思惟呢?

S: 我們應該去仔細思惟肚子痛究竟是什麼。有痛的那一刻就只是法,然後很快地就是意門過程的心去想是我的肚子在痛,是我在痛。但事實上就只是不同的法生起滅去,沒有我也沒有什麼是屬於我的。

J: 肚子痛的時候,我們會很自然把它當作是我肚子在痛,當我們去想著肚子在痛的時候,這個想法本身有可能是善的,不善的或是帶有邪見的。正道並不是應該要怎麼想才是正確的或是刻意要去改變什麼,而是去瞭解當下那一刻法的特徵。

S: 現在有肚子嗎?肚子是真的嗎?還是它是被想像的概念?當我們認為我們可以碰觸到肚子的時候是什麼被碰到?如果沒有佛陀的教導,我們會認為我們可以碰觸到肚子,我們不會知道事實上被碰觸到的就只是軟或硬。

現在有痛嗎?如果沒有痛生起,痛又如何能被瞭解呢?當我們覺得很痛的時候,那時候其實並沒有瞭解就只是感受這個法去經驗土元素或者是火元素,然後很快地意門過程的心去想著是我的痛,執取於是我在痛。

我們習慣追求愉悅的感受,不喜歡不舒服的感受,事實上只要有適當的條件,感受就會生起然後滅去。

問: 是的,但實際上能不能這樣思惟是另外的問題。

AS: 如果不去思惟就不會知道我們累積的習性這麼深,我們會怎麼想幾乎都是為了自己。當肚子痛的時候,通常都會想著要怎麼樣才不會肚子痛,都是在想著我。生活中開心滿足的時候,就會想著要怎麼樣可以再得到那個愉悅的感受。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累積對法的信心,要學習去思惟什麼是真的什麼不是真的。否則又怎麼能夠在輪迴中有機會瞭解到真相呢?

現在在那裡的是什麼?

問: 現在我的肚子有點痛。

AS: 是感受在經驗還是你在經驗?

問: 是心在經驗,有感受伴隨。

AS: 心有感受伴隨去經驗,這是我們所學習到的。現在呢?現在那個痛還在那裡嗎?

問: 會時不時冒出來。

AS: 現在我們在理智上瞭解感受是一個蘊,但還沒有四念住生起去覺知到感受不是我。日常生活中每一刻都是思慧的機會。

S: 現在的眼識是一個蘊嗎?

問: 是的。

S: 現在眼識生起,很快地就會去執取眼識。任何一刻生起滅去的法都是蘊,執取於五蘊就是五取蘊。佛陀的色身有成為被執取的對象嗎?

問: 有的。

S: 當色法成為被執取的對象時就是一個取蘊。比如現在去碰觸的時候,不管是電腦還是衣服,當碰觸到有喜歡的那一刻或是執取的那一刻,就是取蘊。

如果現在沒有肚子痛,那現在有什麼在那裡?

問: 有在想。

S: 想是真的,是識蘊。如果沒有去想著痛,如果沒有記憶心所記住痛,那會有痛嗎?

問: 不會。

S: 當痛的時候就只是一刻接著一刻,每一刻生起就滅去不會再回來。當沒有在想的時候就沒有痛,沒有肚子痛。就像現在如果我沒有在想著是我的房子,我的家人,沒有在想著台灣,想著香港,那它們又在哪裡呢?所以生命就只是現在這一刻去看去聽去想。但通常我們都迷失在這個表面的幻相世界中。

今天早上有個朋友聊到,他認為正道可以是有很多不同的法門,它們一樣都可以通羅馬。但事實上佛陀的教導就只有唯一的道路,就是瞭解現在這一刻不管在那裡的是什麼都沒有我的存在。否則就只是一世接著一世在收集各種人,事,物的故事,這只是離正道愈來愈遠。

一般人會認為我們應該要去研讀佛法的細節,記住很多佛學名詞或是要想辦法去抓住法。但其實研習佛法是要能夠開始去如理作意。比如肚子痛的時候可以開始去思考痛的特徵,它並不是我並不屬於我,沒有任何人可以支配控制。現在去看的去聽的生起就滅了不會再回來,這就是空。只有第一果的聖人可以完全根除有我存在的邪見。

問: 最近疫情很嚴重,我周邊的家人朋友都去打疫苗了,但我沒有去,因為我認為我會很小心,如果還是染上病毒,那就是果報。

S: 不管每一刻是如何想也都是無我的。今天並不想去打疫苗,但也許下一刻又忽然會想去打。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所認定的對錯好壞的理念,但其實每一刻會如何想都是因緣和合的,比如當肚子痛的時候,有些人可能會選擇去看醫師,有些人可能會選擇在家休息。

J: 如果以怎樣都是果報為理由決定要去作什麼或不去作什麼,這並不是真的瞭解佛法。其實當身體狀況是很明顯的已經需要醫療需求時,這時候人們通常就不會認為不管發生什麼都是業報而不去作什麼,因為如果真的有需求時,人們還是會主動去尋求醫療協助的。

所以以個人對佛法的瞭解來判斷傳統世俗事件的任何決定為由是不恰當的。這不是我們學習佛法的目的。

S: 當我們肚子餓的時候,就會很自然去找食物來吃,或是當我的眼睛很乾很癢的時候,也會很自然就去找眼藥水來滴。如果有人學了佛法後就認為不用去吃東西,不舒服也不用去看醫生,因為認為會發生什麼都是業報,這是對佛法的誤解,這會帶來很大的問題。

但每個人會怎麼去想都有各自累積的因緣條件,我們都尊重。

AS: 不管是去看的去聽的去想的都是因為有適當的條件,不是任何人可以控制的。什麼樣的因緣條件會促使怎麼去想,怎麼去作並不重要,最珍貴的是在那一刻是不是有瞭解真。不管發生的是什麼,並不是只是麻痺式的接受一切都是果報,而應該是瞭解現在不管發生什麼都有它的因緣條件,不可能是別的。

日常生活中每一刻,不管是在打針,吃藥,吃飯時,每一刻都是法去經驗一個對象所緣。每一刻都不是我,每一刻都沒有我,雖然是不一樣的情境故事,但都是法生起就滅去。


Topic 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