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是被看到的就只是那个被看到的 - 佛法線上討論(58)

真相是被看到的就只是那个被看到的

2021-0616


問: 我在書裡曾經讀到過一個比喻是很多零件排列組合時就出現“馬車”這個詞,但其實並沒有馬車。那它們是怎麼組合在一起的?它們彼此之間的關係是什麼呢?

S: 在究竟真相裡是沒有馬車的。馬車是不同的實相接續快速生滅而形成的幻相。比如現在色塵能生起是有它因緣和合的條件,每個法都是如此。如果沒有色塵被看到聲音被聽到,如果沒有這些法就不會有所謂的馬車。

有時候會在睡夢中夢到人或是任何故事情節,但其實如果沒有過去在不同的根門對實相的經驗以及想蘊去標記記憶,就不會有這些想像的世界。如果我們從來沒聽過馬車這個名詞,從來沒看過這個所謂的馬車,就不會想到馬車的意思。比如當我聽到馬車這個中文發音,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當然就不會對這個詞有任何的想像。但如果是一直不斷地聽到,想蘊一次又一次地標記,之後再聽到這個詞的時候就可能會有那個畫面,所以一切都是因緣條件。

J: 當我們提到馬車這個比喻時,它只是一個比喻,並不是指有一個實質的東西組成什麼在那裡,是因為法才會出現想像的馬車。現在在我們周圍的不管是電腦還是桌子等,傳統上的定義來說一定是有個什麼零件組合在一起,所以當我們用比喻來形容時,這個時候的對象就不是法了。如果純粹以馬車的零件來說,那個零件本身其實也是個概念。

同樣的問題也適用在星球,人們會想著是什麼聚集在一起成為一個星球。但思考這樣子的問題會一直掉入推測和想像的世界裡,這當然並不是佛陀教導的核心。

問: 是的,馬車確實只是個比喻,但那法它們之間因緣和合的關係是什麼呢?比如被看到的顏色,它的因緣條件是什麼呢?

J: 現在色塵有出現嗎?

問: 有。

J: 如果沒有眼根和眼識,色塵能出現嗎?

問: 不能。

J: 色塵本身是色法對嗎?

問: 對。

J: 色法生起的因緣條件是依據它是哪一類型的色法而有所不同。色法生起的來源有四種,如果不是有情眾生的色法,它的因緣條件就會是溫度。當我們討論因緣條件時其實是非常廣泛,非常多面向的。在內觀智慧的培養上要真的瞭法之間的因緣關係是一條漫長的道路。

S: 溫度並不僅僅只是色塵生起的條件,它也是其它色法生起的條件。雖然色塵裡也一定會有其它色法一起,但當撞擊眼根時就只會有色塵被經驗。聲音的因緣條件是溫度,當耳識聽到聲音時,八不離色的最小單位並沒有聲音,所以當聲音被聽到時,至少有九個色聚。不管是被看到的被聽到的,去看的或是去聽的,它們彼此之間各種的因緣條件都是很細緻的交織關係,並沒有一個我可以決定什麼。如果沒有這些色法彼此的因緣支助,如果沒有想蘊去記住這些各種被經驗到的,那就不會出現馬車,人或是各種東西。

AS: 瞭解現在這一刻的法,就能瞭解其它時刻的真相。現在被看到的是什麼?

問: 被看到的是色法。

AS: 真相是什麼被看到?

問: 是色塵撞擊眼淨色。

AS: 這是我們曾經聽過的答案,但現在被看到的是什麼?

問: 被看到的已經是東西。

AS: 如果從來沒有聽過佛陀的教導,很自然地現在就是有一個什麼東西被看到。在一天之中如果從來沒有去思考過真相是什麼,那麼就會一直認為看到的就是這個人或那個東西。但佛陀教導裡的真相是被看到的就只是那個被看到的。這麼簡短的一句話,背後意義卻是很深奧。

不管我們看到的是花朵,電腦,車子等,被看到的其實就只是那個被看到的。一天中有這麼多的因緣條件交織著才有這些生滅的法,任何一刻的真相都非常深奧。我們以為我們看到什麼,我們以為我們可以去摸到我們看到的。但事實上被看到的並不能被摸到,被看到的就只能被看到。去碰馬車和碰自己的身體有不同嗎?車子被看到和身體被看到,那個被看到的有什麼不同嗎?

究竟法的本質特徵是不能被改變的,要瞭解的是因為這些法才會出現有個人或東西的概念。既使是同一個形狀也會因為四大不同比例的組合看起來也會不一樣。

在究竟真相裡有馬車嗎?有身體嗎?有我嗎?如果不去瞭解佛陀的教導,可以說你尊敬佛陀了嗎?

問: 尊敬也是智慧,所以我們還不算是真正的尊敬佛陀嗎?

AS: 你會尊敬善嗎?

問: 會。

AS: 誰會尊敬不善呢?善的生起是因緣和合才會生起,善也可以是尊敬父母親。但所有的善之中最好,最珍貴的是智慧。我們也可以說在學習佛法,瞭解真相的那一刻就是真正禮敬佛陀。

S: 當我們拜佛或是誦念佛號時,但如果對現在這一刻的法沒有任何的瞭解,又怎麼會真的感激佛陀的教導,又怎麼稱得上是皈依佛呢?真正尊敬佛陀和外表表現出來的行為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如果沒有瞭解佛陀的教導,就只是去寺廟禮拜佛陀或每天作定課是沒有意義的。不需要刻意去某個地方或去作什麼特定的儀軌形式,這是一個很大的釋放。因為在任何一刻任何地方都可以瞭解現在這一刻的法。生命就只是現在這一刻,尊敬就可以是現在這一刻,甚至是生病時也可以是瞭解真相,尊敬佛陀的機會。

我們禮敬的是佛陀的悲憫,慈愛和智慧。當和善知識在一起時我們尊敬的是那個善的品質。只有透過對現在這一刻真相的瞭解才能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

AS: 正確的道路並不是由我很努力的要作什麼,也沒有誰的意志力可以決定要去作什麼,每一刻都是因緣和合的。所以不斷地聞慧思慧,也許下一刻就有因緣條件使智慧生起。


Topic 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