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觀息法 - 佛法線上討論(56)

再談觀息法

2021-0602


問: 請問為什麼您說呼吸只是色法,我認為呼吸和生命是息息相關的,不應該只是色法而已。

S: 首先要強調的是,當我們討論呼吸的時候,呼吸是真的被覺知到還是我們只是在想著呼吸這個概念而已。比如現在有呼吸嗎?它是哪一種實相?當我們認為有什麼氣息接觸到鼻孔或者是觀察到呼吸的時候肚子的起伏,這就是真的覺知到呼吸嗎?還是只是在想著呼吸。當真的覺知到呼吸時是什麼被經驗到呢?如果不瞭解其實就只是色法的特徵經由身體根門被身識經驗到,就會一直誤解是我在呼吸。

呼吸是心生色,在生命中幾乎每一刻都會有心產生這個色法,它一直在生滅。這跟傳統上我們認為的呼吸是不同的。真相是呼吸就只是色法,並不是我也不是我的,當呼吸被經驗到時就和其它色法是一樣的。事實上當智慧生起時一定會有覺知伴隨,它們的對象可以是任何的對象,它們不會去挑選對象所緣。

J: 奢摩它的發展有四十個特定的冥想主題,安那般那可以是達到禪定的條件。但佛陀的教導是瞭解現在這一刻的實相,需要瞭解的是這些法的特徵。如果是刻意觀察呼吸去練習安那般那,這與發展內觀智慧並不相關。

內觀智慧不會刻意去挑選任何對象,而是現在這一刻自然出現的實相就可以被瞭解。現在有呼吸嗎?當然有,但呼吸現在有出現嗎?它現在有成為心去經驗的所緣嗎?如果它現在並沒有很自然的出現成為心的所緣,那麼刻意要它成為心的所緣有任何意義嗎?

我們很容易因為一些文字上的描述而誤解意思,入出息法是奢摩它練習的對象並且被廣泛的練習。但經典裡描述到練習入出息法而開悟是那些本來就已經發展奢摩它到很高程度的人,佛陀再去教導他們導向開悟的真相。所以如果不是已經累積有強烈的習性,我們沒有必要刻意去想著要它出現。

問: 我們通常不會去關注到現在自然出現的法,那我們就很簡單不用去想太多就好了。

S: 如果我們不去討論現在出現的實相,又如何能瞭解真相呢?如果我們從來沒聽過佛陀告訴我們聲音就只是聲音,不是車子的聲音不是下雨的聲音,又怎麼有機會知道聲音的真相是什麼呢?如果我們從來沒聽過透過不同感官門經驗到的是不同的實相,又怎麼有機會瞭解真相呢?生命一直在無明中,無明就好像是雜草,如果我們不去管它,雜草就會長得又快又多。如果不能夠去瞭解問題的根源是什麼,無數的問題只是一刻接著一刻,一世接著一世下去。

問: 在練習入出息法到最後就會是自動的呼吸,可以感受到呼吸是無我的。

AS: 那現在在看的時候呢?

問: 我沒有覺得是我在看。

AS: 那現在是誰在看?

問: 心。

AS: 既使我們現在聽了佛法知道真相是沒有我不是我在看不是我在聽,但這和真正去瞭解真相的那一刻還差很遠。這中間的差距是因為有一個很深的對於我是存在的執取一直在那裡。小嬰兒不必去想是我在看我在聽,但那個我就一直在那裡了。所以佛陀告訴我們這些很深的執取和邪見一直在那裡但卻不被知道。

J: 去注意到呼吸是自然而然發生的並不代表是智慧的累積。智慧的累積是因為瞭解因緣和合生滅的法。很多事情其實不用刻意去注意它,它自然就會發生。比如忽然打噴嚏或者是忽然咳嗽,但並不代表這樣就瞭解了法是無我的特質。

AS: 不管在那一刻發生了多少奇特的經驗,我們有沒有瞭解到那一刻的實相是什麼呢?如果不是捨離,那就一定是無明和貪愛執取那個對象。

我們認為生活就簡單點,不需要去想那麼多,但真的是那麼簡單嗎?表面上看起來是過著簡單知足的生活,但卻不知道真相是什麼,這樣就夠了嗎?在無數劫的輪迴中,一直不斷地累積無明和不善,這和培養智慧瞭解真相是完全不同的品質。我們可以看到現今社會中對佛法有興趣,真的想瞭解真相的人是很少的。既使是佛陀也沒辦法改變任何人所累積的習性,他只能教導那些能夠聽懂他話的人。想著簡單的生活時,那個時刻是什麼實相呢?是不是有個我去執取要簡單的生活呢?

既使我們現在都聽到一樣的內容,但每個人聽到後所解讀的都不會一樣。累積的無明真的太深了,所以無明生起是簡單的,瞭解真相才是困難的。


Topic 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