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佛陀表示最高尊敬的方式是去瞭解佛陀的教導 - 佛法線上討論(54)

對佛陀表示最高尊敬的方式是去瞭解佛陀的教導

2021-0512


問: 我在書上讀到身淨色,男根色和女根色都是業生色,它們都是遍佈全身。那麼請問它們雖然都是遍佈全身,但不一定是同一個色聚對嗎?

S: 不同的色聚。身十法聚包括八不離色,身淨色和命根色 (因為是業生色,所以會有命根色) 。男性十法聚和女性十法聚包括八不離色,男根色或女根色以及命根色。生命的第一個結生心就已經有三類色聚會一起生起 (意根,性別根,身根) 。

身淨色,眼淨色,鼻淨色和其它淨色是粗糙的色法,它們是比較明顯的。但既使是如此,它們現在也並沒有出現,並沒有成為心去經驗的對象。性別根色則是細微的色法,只會經由意門出現。

我們理智上知道身淨色遍佈全身,可以經驗到土元素的軟或硬,但我們現在並不是直接經驗身淨色。當我的脖子或手臂在痛時,並沒有真的瞭解到硬或痛的感受其實就只是名法而已。

AS: 我們必須先知道一個色聚裡會有多少的色法。比如在碰觸到桌子的硬的時候,其它一起生起的色法有什麼。男根色和女根色是很細微的色法,它只能被想。比如很多動物其實光看外表是沒辦法分辨是公的還是母的。

問: 《無我相經》裡討論五蘊時,有時候會提到色法有分外面的色法和裡面的色法,請問內和外是如何定義呢?是不是有命根色就屬於內,沒有命根色就屬於外呢?

S: 那麼其它的心生色,温度生色或食素生色呢?

問: 如果是心生色有命根色嗎?

S: 心生色沒有命根色,命根色只在業生色裡。比如害羞臉紅是心生色,色聚是心生色但沒有命根色。我們通常會去想著是我的身體,別人的身體,想著身體裡的色法,但其實以究竟實相來說,它們其實不是內六處就是外內處。《相應部》佛陀跟天人的對話裡談到的糾纏指出我們都一直在內外糾纏中。這位天人問:

”內結與外結,人受結所纏,我問喬達摩,誰能解此結?”佛陀回答:”住戒有慧人,修習心與慧,勤智之比丘,彼能解此結。”

貪愛執取的對象通常是色塵 (欲界的對象) ,內在的糾纏或外在的糾纏是因為貪愛生起執取於什麼是屬於我的或別人的。這裡的內和外指的就是內六處和外六處。沒有這些內六處或外六處就不會有這是我的,那是誰的的想法。

J: 當我們提到內和外時,在不同的經典裡有不同的意思。

AS: 在看的那一刻,必須要有色塵 (外六處) 撞擊眼根 (內六處) ,眼識 (內六處) 生起去經驗色塵。它們的生起都是不同的因緣條件,現在在看的這一刻就是如此。我們研習佛法可以對真相是沒有我更有信心。

問: 我最近看新聞有個出家人把他的頭砍下來以表示他對佛陀最高的敬意,他也告訴他的信徒他即將成為下一個辟支佛。另外還有些出家人會在網路上販賣幸運物。這讓我對於要如何正確尊敬僧侶有些疑慮?

AS: 佛陀有說過要人把頭砍下來獻給他嗎?

S: 當我們聽到這些故事時,那一刻的實相是什麼呢?我們認為那樣作是不對的,那麼在那一刻有沒有瞋恨生起呢?還是其實是可以有悲憫心生起去同情他們的無知。

對佛陀表示最高尊敬的方式是去瞭解佛陀的教導,瞭解現在這一刻的法。當我們對真正守戒律,如實傳承佛法的出家人表示尊敬時,我們不需要因為個人不當的行為而瞋恨,否則我們就會常常被這些一個接著一個的概念故事佔據干擾,而忽略了現在什麼才是真的。

J: 你的問題是如何正確地尊敬出家人。尊敬是一個法,它是真的,它是對善的品質是尊敬的。當我們表示尊敬對方時,並沒有一個特定的標準,不一定要有很明顯的身體或言語上的表達。有些人習慣用身體行為來表達,有些人則習慣用言語來表達,每個人累積的習性都不同。當信徒看到他有扭曲的行為但卻還是很相信他,尊敬他,這並不是真正的尊敬。因為尊敬一定是善的,尊敬的那一刻是不會有扭曲的。

當我們瞭解佛陀的教導時,我們會愈來愈有信心,只有善心是值得尊敬的,不會是別的了。當我們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善時,就很容易誤解。隨著智慧的累積能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善,什麼是不善。

AS: 你認為那個把頭砍掉的出家人,他是真的瞭解佛陀的教導嗎?這是瞭解真相開悟的方式嗎?有些人有自己善惡對錯的標準,但並不全然是正確的。我們沒有辦法改變別人會怎麼想,那麼我們自己的瞭解可以是正確的嗎?

S: 如果不是去瞭解現在出現的法,我們就會一直陷在所有的故事情境裡。重點是現在這一刻去看去聽去想都是非我無我的法。我們都不會知道下一刻會是什麼法生起。


Topic 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