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刻都只是不同的心透過不同的感官門去經驗不同的對象 - 佛法線上討論(50)

每一刻都只是不同的心透過不同的感官門去經驗不同的對象

2021-0414


問: 如果真相是沒有人,那為什麼需要學習佛陀的教導呢?

AS: 無明讓我們不知道這一刻有什麼。現在這一刻有什麼呢?

問: 現在有在聽有在想。

AS: 是我在想嗎?

問: 是自然地在想在聽。

AS: 想就只是想嗎?聽就只是聽嗎?

問: 聽就只是在聽,然後就想到那個聽到的內容的意思。

AS: 那個在想的不是我,在聽的也不是我,就只是各種不同的法,有適當的條件就會生起滅去。如果究竟真相沒有被瞭解,就很容易誤解佛陀的話。這一刻法生起就滅去,它可以成為被瞭解的對象嗎?剛剛的聲音已經過去了,在輪迴中再也不會回來。去思考這一刻的真相,就能瞭解每一刻就只是生起就滅去的法。

無明遮蓋了現在這一刻在那裡的真相,因此真相沒有顯露出來。由於佛陀的智慧和悲憫才能夠讓我們有機會瞭解生命的真相是什麼。聽聞佛法思惟佛法才能夠累積智慧。在看,聽,聞,嚐,碰觸之後,速行心過程中很快就有無明生起了,所以我們總是認為是有個人或有個東西在那裡。只有智慧的累積才能夠捨離有個人或有個東西是存在的邪見。

問: 請問什麼是心 (citta) ?

AS: 現在就有心,它們其實本來是沒有任何名稱的。瞭解現在這一刻在那裡的是什麼,就可以幫助瞭解什麼是心。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現在在那裡的是什麼?

S: 我們不應該只是知道文字上的定義是什麼,而應該去學習瞭解現在在那裡的究竟是什麼。

現在就有心在思考,有貪愛伴隨嗎?有貪愛伴隨在思考的時候,已經有無數時刻的法生起滅去了。如果沒有眼識就不會看到,如果沒有耳識就不會聽到,如果沒有意識就不會想到這個或那個。在我們想要得到答案時,更重要的是現在就有心在生滅,我們是不是能夠從現在這一刻去瞭解心是什麼呢?

閱讀三藏經典並不是為了要知道更多的知識,而是學習瞭解現在這一刻,那個去看的不是我,被看到的不是人或是某個東西。每一刻都只有法的生滅。

那麼什麼是心呢?

問: 心是當下能去經驗的。

S: 是什麼被經驗到?

問: 温度,顏色之類的。

S: 是什麼去經驗温度?

問: 感受。

S: 感受可以單獨生起嗎?它是主要去經驗温度的法嗎?

問: 不行,是心去經驗。感受是伴隨心一起生起的心所。

S: 是的。那麼是哪一類型的心去經驗溫度的呢?

問: 身識。

S: 在碰觸到暖暖的時候,這個經驗維持了多久?

問: 就只有當下被經驗。

S: 是的,也許我們會覺得這個經驗持續了一段時間,但其實這是個幻相。事實上,身識去經驗暖的時候,只是一瞬間片刻而已,它並不是一直持續在那裡。它生起就消失了,然後無數個心生起滅去。在眼識生起去看的那一刻,那一刻是沒有身識的,那一刻也沒有經驗到温度。

問: 在看的那一刻身識沒有生起去經驗温度,但温度和身體這兩個色法還在那裡對嗎?

S: 在看的那一刻,沒有其它的經驗,就只是去看而已。既使是無數個色法生起滅去,但並沒有被經驗到。在看的那一刻,被看到的就是那個被看到的,並沒有其它的法出現,沒有出現的就不會被瞭解。

在耳識經驗聲音時,那一刻有經驗暖嗎?

問: 在那一刻沒有,但那個色法還是在發生。就好像如果手指放在火裡,我可能正在想別的,但回過頭來手指還是會被燙到。

S: 不管是在任何狀況下,在看的那一刻或在聽的那一刻一定是沒有在經驗火元素的。既使是佛陀,在看的那一刻也是只有眼識去經驗。當佛陀有身體的疼痛時,那就只是身識在經驗火元素或土元素,就只是很短暫的果報心經驗完就滅去了。並不是對佛法有瞭解的人就會有不同的經驗。一次就只會有一個心生起,只有被心經驗到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世界。

不管智慧的高低,就只是不同時刻的經驗,每一刻都沒有我,都只是不同的心透過不同的感官門去經驗不同的對象。重點不是用什麼名稱去稱呼心,而是現在這一刻就有那個去經驗的。那個去經驗的我們稱它為心 (citta) 。

AS: 現在在那裡的是什麼?

問: 是一把椅子。

AS: 在究竟真相裡椅子是什麼呢?

問: 是概念。

AS: 所謂的椅子其實是快速生滅的色法,但它們接續生滅的速度太快了,使我們認為是有個椅子在那裡。我們習慣的是傳統世俗的世界,習慣有個人有個東西,我們並不習慣究竟實相的世界。應該去瞭解的是,椅子的究竟真相是什麼,這個答案就在佛陀的教導裡。

問: 被看到的就只是顏色,椅子是想像出來的。

AS: 在看到“椅子”之前,已經有很多很多不同時刻的法生滅了。這些不同時刻的經驗使得出現了一個人或一張椅子的概念。

現在對每一刻在那裡經驗的法是心還有懷疑嗎?

問: 沒有。能夠去知道的是心。

AS: 完全沒有懷疑了嗎?

問: 沒有懷疑了。那個可以去經驗的就是心,和那個不知道的,不能去經驗的法有很明顯不同的特徵。

AS: 現在我們可能認為自己沒有懷疑了,但是因為“疑法”它也是隨眠煩惱之一,我們現在可能認為自己是沒有懷疑的,但實際上疑法還沒有完全根除,只要有適當條件它就會再生起。

S: 椅子是色法嗎?

問: 它是很多種色法所組成。

S: 椅子不是實相,如果沒有各種不同的色法就不會有椅子這個概念。因為被看到的就只是色塵,色塵不是椅子,椅子是概念。椅子就只是幻相而已。

更精準的來說,我們不能說椅子是由色法所組成,因為色法就是色法,它們不是椅子,被看到的色法就只是色塵,不是椅子。如果沒有無數個時刻生起滅去的不同色法,和記憶心所曾經標記記憶以及去想的心就不會有椅子這個概念。因為有各種不同的心經由對應的感官門經驗不同的色法,才會出現椅子的概念。只有達到初果階段的聖人能夠完全根除疑法。

問: 會出現不同的概念是因為業嗎?

J: 是因為記憶心所。這把椅子曾經被看過,因為記憶心所標記記憶了這個對象,它被定義成椅子,所以在看到的時候我們就知道它是椅子。

佛陀的教導不是要去瞭解表面的人或東西,而是現在這一刻生起的法。當各種不同的色塵被經驗的時候,馬上就會有個形狀有個東西在那裡了。我們應該瞭解的是因為有各種不同的法被經驗,所以才會有這些概念。出現各種形狀的東西或人時,那一刻一定是在想,而不是在看的那一刻。不管是在想或是在看都是不同類型的心,它們的共同特徵都是可以去經驗的。

AS: 聽了佛陀的教導,慢慢去思慧,這樣才能夠對現在這一刻的法更有信心。但這些法的特徵現在還沒有真的被直接經驗到,所以會一直認為是有個人或東西。當對佛陀的教導愈有信心時,疑法就會愈來愈少。


Topic 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