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中的扭曲顛倒 - 佛法線上討論(46)

佛法中的扭曲顛倒

2021-0310


問: 請問佛法中“扭曲顛倒” (vipallasa) 指的是什麼?

AS: 有三種扭曲:見解的扭曲,心的扭曲和記憶的扭曲 。見解的扭曲是相信有個人有某個東西的存在。但既使是見解的扭曲沒有生起,在不善的時刻也會有記憶的扭曲,當記憶扭曲的時刻時心也一定是扭曲的。

現在不善心生起的時刻,不一定會有邪見,但一定會有記憶的扭曲和心的扭曲。既使是第一果的聖人邪見已經被完全根除了,不再有見解的扭曲,但還是會有其它的不善,還是一樣會有記憶扭曲和心的扭曲。

S: 現在把無我當成是有我,把人或東西當作是存在的,這個時刻是有心的扭曲,見解的扭曲以及記憶的扭曲。

另外一個扭曲是把不淨的當作是純淨的,把不是美的當作是美的。任何生滅的法生起瞬間滅去都不是美的。比如平時我們覺得頭髮很漂亮,但當在茶杯裡看到頭髮時,我們就會認為它是骯髒的。只有第三果聖人已經完全根除感官對象的貪愛,不會再把不淨的不美的當作是美的。

把不可能可以得到滿足的當作是令人滿足的是非常根深蒂固的扭曲。法生起就滅去,怎麼可能是令人滿足的呢?但也只有阿羅漢才能完全根除這個扭曲。

有時候人們會很嚮往涅槃或成為阿羅漢,但現在這一刻有誰不想要再看到好看的,再聽到好聽的或再次經驗到令人愉悅的?把無我當作是有我的,把無常當作是恆常的 ; 把不淨的當作是美的 ; 把不可能可以得到滿足的當作是令人感到滿足的,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的扭曲。

AS: 一直到智慧已經高到能夠直接經驗現在正在出現的法,這些扭曲才會開始被看清楚。隨著智慧的增加,會瞭解在那裡的只是法,沒有人沒有任何東西,這樣記憶的扭曲才能慢慢地被消除。

有正見智慧的那一刻就不會有扭曲。

問: 請問如果只有法的生滅,那麼對有情眾生的慈愛也是一種扭曲嗎?

AS: 善的時候有扭曲嗎?

問: 應該有,因為有時候我們認為的善並不一定是善。

AS: 不同的時刻,有些時刻是善但可能緊接著是不善。究竟真相是只有生滅的五蘊,因為有生滅的五蘊才會有“人”的概念。法的生滅很快,當記憶心所記憶這是個有情眾生的時候,如果有足夠累積的慈愛,就會有條件對這個有情眾生起慈愛。

問: 請問既然都是生滅的法,那為什麼慈愛的對象只能是有情眾生呢?當一個人活著的時候我們可以對他慈愛,當他去世的時候,難道我們就不能對他慈愛嗎?

S: 想著過世的家人,似乎是有慈愛的在思念,但那真的是慈愛的思念嗎?還是只是在執取於親愛的家人已經不在了。我們常常會把不善誤當作是善。如果不能夠真的瞭解這一刻心的品質,如何能瞭解法的真相呢?

問: 所以對無情生物一定不可能生起慈愛嗎?比如幫快枯萎的植物澆水或不知道動物已經死掉,去幫助那隻動物時就不是慈愛嗎?

J: 如果已經沒有名法生滅,但我們可能以為他們還活著,想要去幫助,這其實是心的扭曲。就好像當我們錯把一條繩子當作是蛇,這是錯誤的認知造成心的扭曲,當然就不會是善的。或是當我們在看電影時,我們因為劇情而對劇中人物感到悲憫,我們可能以為這是悲憫心,但這也是錯誤的認知造成心的扭曲。因為電影裡並沒有人的存在,當然不會真的有悲憫心的生起。

我們習慣用表面的情境來判斷善或不善,事實上每一刻心的品質都不同。我們大都很顧慮我們心的狀態是善的還是不善的,但智慧的培養是智慧瞭解現在出現的法,智慧的對象可以是善的也可以是不善的。

S: 當我們對快枯萎的植物澆水,我們可能以為那是慈愛,但那其實是貪愛執取。當我們不知道動物已經死掉了,就只是盡力要去幫忙,那一刻一定沒有瞋恨,因為那一刻的意圖就只是想要去幫忙。

瞭解現在這一刻的法的特徵,當智慧累積的時候,自然而然會有其他的善生起。但當過度關心這些心裡狀態是善還是不善的時候,其實正在離開正道。

AS: 如果對植物有慈愛,那麼對湯匙鞋子也會有慈愛嗎?這其實是一個錯誤的見解,不瞭解真相,只是依自己的認知來認定。所以佛陀的教導必須仔細地研讀才能夠逐漸知道邪見有多深。如果真的瞭解色法是不能去經驗的,那能夠對色法生起慈愛嗎?

我們可以對蛇或是壞人有慈愛嗎?如果不能對眾生都有慈愛,我們一直討論慈愛的意義是什麼呢?慈愛生起時,它能夠被瞭解它不是我的慈愛,它就只是一個法。瞭解慈愛的特徵不是為了讓自己有更多的慈愛,而是瞭解慈愛是無我無常的,它生起就滅去了。


Topic 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