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就是瞬間生滅的法 - 佛法線上討論(48)

世界就是瞬間生滅的法

2021-0324


問: 先天眼盲的人和後天眼盲的人看到的都是黑色,經驗到的都是黑色對嗎?

S: 後天眼盲的人曾經經驗過顏色,他還存有之前不同顏色的記憶。但如果是先天眼盲的人,他們從來沒有經驗過色塵 (顏色) ,他們對顏色和形狀的記憶就只是來自於聽別人所形容的而已。 (他們的世界是暗的)

J: 先天眼盲的人,過去世的記憶有累積也許也有可能會生起,但這是推測。與其討論盲人的世界,我會更想瞭解什麼是色塵,色塵不是人也不是東西而是顏色。除非是智慧真的直接經驗到色塵,否則它的真實面貌是沒有人知道的。

S: 貪愛的特徵是去執取,不管是執取於被看到的色塵還是執取於被聽到的聲音。對盲人來說,也許是執取於聲音或其它的色法,但貪愛的特徵是不會改變的。

AS: 世界是什麼?現在有世界嗎?

問: 有,世界就是瞬間生滅的法。

AS: 一次只會有一個世界可以成為智慧去瞭解的對象。現在有世界嗎?

問: 現在有想蘊的世界。

AS: 想蘊是什麼?

問: 想蘊能夠去記憶和標記。

AS: 在看的那一刻如果沒有眼識,想蘊可以生起嗎?

問: 要有眼識生起,想蘊才能夠生起。

AS: 現在在想的這一刻只是在想著,其實還沒有直接經驗到想蘊。現在是什麼可以成為世界,可以成為智慧去瞭解的對象呢?

傳統的世界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人和東西,但事實上每一刻就只有一個對象出現而已,心一次只會經驗一個對象,然後馬上就滅了,下一個心再去經驗一個對象。沒有這些不同時刻的心去經驗不同的對象,就不會有現在周圍這麼多的世界。

S: 想蘊是心所 (遍一切心心所) ,會伴隨每一刻的心一起生起,去經驗的那一刻不可能沒有想蘊去執行記憶標記對象的功能。在看在聽在想在深深熟睡的每一刻,想蘊就在那裡標記記住經驗到的對象,然後之後有適當條件時就會想起來。

每一刻都是想蘊執行標記記憶的功能,不是我可以記得,不是我可以控制要記得什麼不要記得什麼。想蘊如果沒有直接被經驗到就不是那個出現的世界。目前我們只是在文字上理解什麼是想蘊。諸法無我,只有智慧可以瞭解現在在那裡出現的是什麼,那一刻才是“世界”。

AS: 每一刻的世界都是迅速地在改變。當我們理智上瞭解想蘊是對象所緣的時候,和真的直接經驗到是完全不同的。

現在這一刻有什麼法可以直接去瞭解它的特徵是無我的嗎?

問: 看見。

AS: 看的那一刻有很多心所會和眼識一起生起,但並不被知道,無明漏和邪見漏很快就生起了。隨著智慧的培養,智慧變得愈來愈敏銳才能夠真正看清楚真相。瞭解法的那一刻是珍貴的,因為那是正道的建立。最危險的貪愛是邪見,它讓我們無法接受什麼是正確的見解,對邪見的執取會帶領我們走向錯誤的道路,這是最危險的。

現在的想蘊是扭曲的嗎?

問: 是。在聽到的那一刻,雖然提醒自己沒有我不是我,可是還是深深的記得是我在聽。

AS: 在善的時候想蘊可以不要有扭曲嗎?

問: 可以。

AS: 在看的那一刻想蘊有扭曲嗎?

問: 沒有。

AS: 為什麼沒有?

問: 想來想去又好像是有的。

S: 想蘊扭曲只會跟著不善心一起生起。眼識是果報心,在看的那一刻想蘊是不會有扭曲的。

現在就有很多世界生起滅去,想蘊是一個世界 ,去想的也是一個世界 。“世界”可以是生起就滅去的名法或者是生起就滅去的色法。

所以在瞭解的那一刻,出現的世界是什麼呢?


Topic 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