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看見的就只會是色塵 - 佛法線上討論(74)

被看見的就只會是色塵

2021-1006


問: 上周的討論中提到佛陀與一名女子似乎只是在討論死亡,然後那名女子就開悟了。請問聽的人是如何因為這樣的對話而開悟?

AS: 現在有什麼是可以持續不變的嗎?現在那些房子,財產真的屬於我們嗎?死後可以帶走嗎?一刻接著一刻是什麼跟著我們?是善還是不善?有智慧嗎?如果一刻接著一刻都沒有智慧生起,下一世也會是如此。現在這一刻有多少智慧去瞭解真相?你知道你要去哪裡嗎?當四念住生起直接經驗法的那一刻對法才會更有信心。

當我們坐著的時候是什麼在那裡?

問: 名法和色法。

AS: 它們的特徵是什麼?

問: 名法是那個去經驗的,色法是不能去經驗的。

AS: 那個去經驗的經驗了什麼?

問: 經驗了軟硬。

AS: 硬是什麼嗎?還是它就只是硬。

問: 就只是硬。

AS: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逐漸去思惟被碰觸到的就只是軟或硬,並沒有什麼東西在那裡,那一刻那個世界就只是硬。

問: 為什麼那一刻就只是硬?

AS: 因為每一刻就只會有一個所緣。

問: 那也就是說那一刻那個去經驗的是在的,只是出現的只會是一個所緣。請問瞭解現在法的生滅會帶來解脫嗎?

AS: 只是文字上知道,但目前這個程度的智慧是不夠的。

S: 當我們討論這一刻是什麼在那裡的時候,我們討論的是出現的是什麼,否則就只是在想著很多的情境故事。生氣的時候想著生氣的原因,人,事等等,但其實生氣的那一刻出現的就只是憤怒,就只是不愉快的感受而已,沒有人沒有我也沒有任何東西。在碰觸到硬的時候就只是硬,沒有家人沒有房子也沒有財產。

我們會認為不應該有這麼多貪愛或瞋恨,但不管是什麼法那一刻已經有條件生起了,不能是別的。當對現在這一刻的法愈加瞭解愈有信心就能夠慢慢放掉我能掌控生活中所有事的想法,因為可以瞭解到每一刻都是因緣和合的。

在硬出現很短暫的那一刻就只是硬,並沒有桌子椅子,但那一刻很快就過去了,很快就又有帶著無明去思考了。真相就是每一刻的法生起滅去,一刻一刻都是如此。

AS: 一整天都是在無明裡,只有智慧逐漸培養累積才會知道累積的無明有多深。名法就只是去經驗的,但它的特徵並沒有被知道,所以我們會認為是我在經驗。

問: 請問飛蚊症的黑影是透過眼門出現的還是意門?

S: 用傳統語言來說我是有飛蚊症的,那就好像是有小蟲子在我眼前,但其實這就只是在想,事實上就只是那個可以被看到的被看到了。這就像是現在我看著電腦螢幕看到大家的照片,但其實是因為有足夠的因緣條件所以那個色塵被看到,然後因為有記憶記得這是誰或這是什麼,但其實就只是不同的色塵。不管用飛蚊症還是任何名詞,一定都是因為先有色塵被經驗到,然後意門去想像出來各種概念故事。

J: 這和幻相是不同的。幻相並不是透過眼耳鼻舌身的感官門去經驗到,而僅僅只是意門去幻想出來的。

問: 請問空氣裡有許多色聚,每個色聚裡都一定有色塵。但現在被看見的是電腦螢幕,在我和電腦螢幕中間有許多的色塵卻不被看見。

J: 空氣裡的色塵沒有被經驗因為它們並沒有足夠的條件撞擊眼根。但當看著海水的時候,看得到水的顏色也看得到水裡的生物,因為這時候它們有足夠的條件被看見。

聲音也會有不同的頻率,有些頻率的聲音我們聽不到,但也許狗會聽得到。比較重要的應該是去討論出現的是什麼而不是那個沒有出現的。

S: 當你問在我和電腦中間的色塵為什麼沒被看到,那什麼是我?什麼是電腦?那個現在被看到的不是我也不是電腦更不是在這兩者中間有什麼在那裡,事實上被看到的就只會是色塵。

一直在想著我,電腦或是這中間有什麼沒被看見,那其實並沒有真的瞭解現在在那裡的到底是什麼,試著要去找出色聚或色塵但並不瞭解現在在那裡的是什麼。每個色聚至少都由八個不同的色法組成,組成比例都不會一樣,但在看到的那一刻就只會是色塵被看到,色塵就是那個被看到的而已。

問: 在晚上當燈亮的時候可以看到電腦,床,桌子等等,但當燈關了之後馬上就什麼都看不見了,只看見黑色。

S: 不管是暗還是亮,被看見的就只會是色塵,當暗的時候沒有任何形狀或外觀被看見,會被看見的是因為有足夠的因緣條件加上記憶心所曾經標記記憶所以才會有被看見是什麼人什麼東西的概念。對於有個人有什麼東西在那裡的邪見深深地根植,所以會一直想著本來有什麼東西被看見然後沒有東西被看見,但其實那都是在想而已。不管是在亮的房間還是暗的房間,户外還是室內,有家俱還是沒家俱,都只是色塵被看見而已,被看見的就只是那個被看見的。否則就只是迷失在不同的故事情境裡。

AS: 如果我們就只是很單純的學習現在在那裡的是什麼是不是能夠比較接近瞭解佛陀所證悟的真相。佛陀知道我們在討論的這些表面現象比如電腦或飛蚊症嗎? 我們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都是因為沒有瞭解法的究竟真相。如果我們不用眼識這個詞但還是會有那個去看的嗎?如果我們不用色塵這個名詞,還是會有那個被看到的嗎?不管用什麼名詞去命名法, 只有智慧可以瞭解法的真實本質,但現在智慧還不到那個程度。那個被看到的不管是在有光線下還是黑暗裡,一定是有眼識去經驗到光亮或是黑暗。

現在閉上眼睛有什麼在那裡嗎?有任何東西被看見嗎?在閉上眼睛時有沒有什麼在看?究竟真相裡有那個去看的嗎?


Topic 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