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是應該瞭解現在出現的法是什麼 - 佛法線上討論(71)

重點是應該瞭解現在出現的法是什麼

2021-0915


問: 我有時候會去跟朋友倒情緒垃圾,但是當我朋友常常跟我倒情緒垃圾時我覺得很負面,所以我覺得也許我也不應該去跟朋友倒情緒垃圾,我會因此感到壓抑自己。

S: 通常我們一整天中都會一直想到自己,會後悔五分鐘前或是昨天所說的話,所作的事或者是認為也許我應該這樣作或那樣作比較好。因為強烈的執取於有個我的存在,也同樣會執取於有個別人的存在,執取於這樣比較好那樣比較好。但這些都是外在的情境故事,因為沒有瞭解到所有發生的都是因緣和合的究竟實相。

當想著應不應該跟朋友倒苦水或是後悔不應該那樣作時,在這樣想的時候有智慧嗎?還是有更多的後悔和更多的不安干擾。所以重點不是我應該怎麼作或不應該怎麼作,而是瞭解現在出現的法是什麼。因為現在去想的是真的,現在去看的是真的,現去聽的也是真的,現在不管是什麼法,它們生起都是有它們的因緣條件,生起就滅了。

對待他人最好的方式是友善慈愛,有智慧的相處,這樣子的相處是不會後悔的。

問: 但我沒有足夠的友善和慈愛可以如此對待我的朋友。

S: 智慧能夠瞭解慈愛和其它善的價值。現在想著我不要和這個人說話或那個人說話,因為會感到很干擾,但在那個時候是什麼類型的心在想呢?法就是法,它生起就滅去了並不重要。法的本質都不是我,有了這樣子的瞭解,對法有更多的思惟才會對法更有信心。

AS: 一天中都是我喜歡什麼或是我不喜歡什麼,都不知道它已經不再那裡了。上一刻已經過去了,但現在還是緊緊地抓住。事實上一刻接著一刻,都是從什麼都沒有,有個什麼然後什麼都沒有,最珍貴的是瞭解在那裡的已經不在那裡了,這個智慧才是最珍貴的。

真正重要的是瞭解現在在那裡的是什麼?我生活上有許許多多的問題,但那個我現在在哪裡呢?如果從來不瞭解法,就會把法當作是個人或某個東西。智慧生起的累積可以瞭解在那裡的是什麼。這才能夠解決生命中所有的問題。

現在在那裡的是什麼?

問: 現在有在聽。

AS: 什麼是聽?

問: 心。

AS: 什麼是心?

問: 是可以知道的。

AS: 聽是因緣和合生起的嗎?

問: 是。

AS: 當那個去聽的心有條件生起,生起就滅了,那它現在在哪裡呢?

問: 沒有了。

AS: 滅去的耳識不會再回來,不管我們學了多少的佛學名詞,瞭解那個在那裡因緣和合的法才是最重要的。隨著智慧的增加以及記憶的加深會自然地去思慧,自然地慢慢放掉那個執取。

問: 阿姜經常問在看的是什麼?我們知道是心在看,可是那真正在看的是什麼?

AS: 就像現在。

S: 現在如果沒有那個在看的,色塵能夠被看到嗎?那個能夠被看到的是因為有那個去看的,我們可以給它任何名字,但它就是那個去看的,生起就滅去了。

如果不能瞭解現在那個去看的就只是法不是我在看,我們就不會真的瞭解那個痛的感受不是我也不是我在痛,就只是一個法去經驗觸所緣而已。在緬甸和泰國有很多的大師對阿毗達摩的細節認識很豐富,但不見得能夠瞭解現在出現的法是什麼,甚至還會刻意遠離家人朋友去作各種的練習。所以一開始正道的建立是很重要的。

心是去經驗的主要領導者,心生起的時候一定會有心所伴隨著去經驗同一個對象,比如眼識 (去看的心) 生起時至少會有七個心所伴隨去看。不是我在看,去看的是果報心,是過去業力帶來的結果,所以不是我可以選擇要去看到什麼。

問: 可以請您談一下彼所緣心嗎?

S: 色法會持續十七個心識剎那的時間,一個完整的心路過程中最後一個心是彼所緣心。當對象所緣撞擊到感官,從過去有分心起,一直到速行心相繼生起滅去之後,如果色法還沒有滅去則會有兩個彼所緣心緊接著生起。彼所緣心執行的是保持經驗對象的功能。如果在速行心滅去後那個對象所緣就滅了,彼所緣心就沒辦法生起。彼所緣心生起就滅了,現在也不會出現,沒有什麼重要的。

重點是現在有在看嗎?現在有在聽嗎?只有現在有出現的法才能夠被瞭解,瞭解細節是為了幫助瞭解沒有我,就只是這些法的生滅。


Topic 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