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我”的意義 - 佛法線上討論(69)

“無我”的意義

2021-0901


問: 當我和家人分享佛法時,他們似乎無法理解佛法的核心“無我”的意義。請問老師有沒有什麼建議呢?

AS: 在日常生活中就有可以去瞭解的對象,比如現在去看的是什麼?那個去看的有任何人可以讓它生起嗎?如果沒有人可以控制在任何一刻讓什麼法生起,那就表示它們的生起是因緣和合的,所以它們都是無我的。現在看到聽到聞到碰觸到,喜歡或不喜歡都沒有人可以控制讓它們生起,它們的生起都是因為因緣條件俱足,這就是無我的意義。

在任何時刻都可以去思考什麼才是真相。比如當你孩子在生氣的時候你可以問問他,可以從此不讓憤怒生起嗎?或者是當孩子碰到燙的那一刻時也可以問問他,可以把燙改變成不燙嗎?讓他自己去思考什麼才是正確的什麼不是正確的,自己謹慎地去思慧。

問: 我想人和石頭不一樣的地方是石頭不會想解脫,但人會想解脫。

AS: 石頭是硬的嗎?

問: 是的。

AS: 當你碰你的頭的時候,頭也是硬的嗎?

問: 是的。

AS: 在眼睛睜開或閉起來的時候不會有任何形狀出現在面前,當去碰頭的時候,被碰到的就只是硬。同樣地在品嚐食物時有各種法的特徵,比如軟的硬的冷的熱的,被經驗到的任何色法它們的特徵都不會改變。

S: 被我們稱作是石頭的,它能去看去聽去想嗎?在我們去碰石頭時,是軟或硬被經驗到,就只是法的特徵被經驗。在碰觸的時候,不管是桌子的硬還是腿的硬,硬就只是硬,它是一個法的特徵,不是桌子的也不是腿的。

J: 剛剛你說你認為人想要解脫指的是什麼意思?

問: 因為人有心,所以會有煩惱,就會想要解脫。石頭沒有心所以不用解脫。

J: 那個想要解脫的欲望你認為是善的還是不善的?

問: 不善的。

J: 的確,當有焦慮煩惱時我們會想要避免,那一刻是不善的。只有當智慧生起的那一刻,智慧瞭解那一刻出現的法的真實本質時才會是善的,否則就只是期望,想要而已。石頭跟有情衆生的不同是一個有心 (能去經驗) ,一個沒有 (不能去經驗) 。有些人會認為植物是有生命,會生長的,但其實植物和石頭都一樣沒有心,都不能去經驗。

S: 無我的意義指的是不管是什麼法的生起都是因為適當的因緣條件俱足,沒有任何人能夠控制。當我們想要解脫時,那個想要是一個法,在想要解脫時有瞭解到那個想要也是無我的嗎?

問: 我兒子不瞭解法的細節,但他也同意所有發生的一切都是由於因緣條件,這和瞭解細節有什麼區別嗎?

S: 所以我們一次只討論一個法,比如想要,不管是想要什麼,那個想要是什麼呢?比如當我們一直習慣性的思考想要避除煩惱,想要解脫,那個想要會慢慢累積。這跟有那麼一刻有智慧生起時瞭解想要是什麼是不同的。

我們可能會認為有些想要的東西很重要,比如想要一台新的電腦,想要吃什麼食物,想要解脫…但事實上瞭解想要究竟是什麼才是重要的。如果沒有想要,會有接下來的煩惱和焦慮嗎?當有那個累積習慣的想要時,一旦沒有得到時就會有煩惱焦慮了。

生命中最深的執取是執取於我的存在,執取於這是我的經驗,我的感受,我的解脫…。隨著智慧的累積自然會逐漸地放掉想要這個或想要那個。

問: 在世俗的世界裡會有各種不同的危機,比如新冠肺炎。那麼請問佛法裡也有危機嗎?如果有的話是什麼危機呢?

S: 看的這一刻就只是眼識去看,這樣會有危機嗎?在聽的那一刻就只是耳識去聽,這樣會有危機嗎?在想的那一刻,不管是想著新冠肺炎還是阿富汗,那些所謂的危機是想出來的。死亡每一刻都可能會發生,如果沒有能夠去瞭解真相是什麼,還有什麼比這是更大的悲劇嗎?

在我們擔心新冠肺炎或阿富汗局勢時,我們可以開始慢慢去瞭解這一刻就只是去看的去聽的去想的,不管是什麼法的生起都是有因緣條件,沒有人可以控制,它們都是無我的。在我們被各種概念故事佔據時,這些法的真相都是可以去瞭解的。

問: 有位朋友目前單身,但他希望生命中能夠早日遇到靈魂伴侶。現在在他接觸佛法後對佛法很有興趣,請問阿姜有什麼建議可以給他嗎?

AS: 什麼是佛法呢?

問: 苦和苦的止息。

S: 無論是不是能夠找到生命中的靈魂伴侶,現在這一刻就有法生起,愉悅的感受或不愉悅的感受,它們都是不可能帶來任何持續的滿足的。有沒有女朋友,生命都是現在在看在聽以及在想著各種不同的故事,每一刻都是法的生滅。無論是出生的那一刻或是死亡的那一刻,事實上每一刻心都是單獨生起的,從來沒有人更沒有任何人擁有任何東西。

很多人會認為生命中有很多不如意不愉快所以是苦的,所以應該要從苦中解脫。但其實這並不是真正佛陀的教導。每個人都知道身體的痛苦和心裡的痛苦是苦的,會想要避免,但這並沒有真正瞭解苦因的根源。在看著日出,吃著好吃的食物,跟家人在一起時,當享受著這些愉悅的感受時可以瞭解這些愉悅的感受是永遠得不到滿足的,所以既使是愉悅的感受也是苦。

由此智慧還不夠,貪愛欲望現在是我們親密的伴侶。貪愛欲望就像是我們形影不離的朋友,一直不斷在追求尋找各種愉快的感受,永遠不滿足,使我們愈是遠離真相。

J: 問題不在是不是能夠找到一個靈魂伴侶,而是在於期望要在某個時間內要找到,這要有耐心。同時繼續保持對佛法的興趣也是需要有耐心的,因為只有在智慧生起的那一刻才會是善的耐心。

S: 現在仔細思惟佛法的時候就會是善的耐心。但當我們排隊等待或是耐心等待靈魂伴侶時是帶有貪愛無明的,這當然不會是善的耐心。發展培養智慧需要很漫長的時間,忍辱波羅蜜是必須的。

AS: 為什麼對佛法有興趣?

問: 如果還有煩惱和疑惑就應該要學習。

AS: 有人可以阻止要發生什麼嗎?

問: 不行。

AS: 如果要生命中沒有煩惱沒有危機是不可能的,所以不是要去停止這個麻煩避免那個危機。只要智慧還不夠就一定還會有無限的問題和煩惱。累積智慧愈來愈瞭解什麼是無我才會是唯一的解決之道。


Topic 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