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法 現在(10)

第十章 不同時分的心路過程

當我們看的時候,馬上就會被出現的顏色所吸引,並享受它。似乎這是正常的貪愛,是無害的。然而我們應該要知道,即使是細微的貪愛也是有害的法。它的結果是苦,一點一點地累積會是以後更多苦生起的因緣條件。當只有一點貪愛時,苦不會明顯立即發生;然而,當貪愛的累積越來越多,它變得越來越强大,會達到一個阻礙的程度,阻礙善法生起,它會引起憂慮和壓迫。然後明顯的特徵是沈重的,憂傷不平靜的。

我們可以發現在一整天中,從我們醒來到入睡,一系列不善的速行心比一系列的善的速行心生起得更頻繁。有什麼辦法可以治癒我們的不善呢?事實上,我們都在服毒,服用不善的毒藥。當我們意識到這一點時,應該尋找合適的藥物來治療。如果我們沒有意識到我們正在服毒,那麼就會累積服毒的傾向,有害的影響只會一直不斷地逐漸增加。只有一種藥可以治癒我們,那就是發展對實相的正確理解,建立四念住。如果正念沒有生起,就沒有辦法從不善的累積中解脫。不善將不斷累積,不會有太多機會生起不同類型的善。然而,當一個人發展四念住時,善就可以取代不善而生起,確定心或意門轉向心則可以是緊接著善心生起的無間緣。不同程度的正念伴隨著善心,可以覺知到正在出現的實相。

速行心路過程不管是善的還是不善的,它們相繼地生滅並且一直不斷地累積善和不善。這個過程的累積使每個人有不同的習性,不同的個性和不同的行為舉止。心的累積是最複雜的,而那些達到完美的阿羅漢也有不同的習性。他們有不同的擅長:舍利弗尊者智慧第一,目犍連尊者神通第一,大迦葉尊者頭陀苦行第一,阿那律尊者天眼第一。每個人心路過程的心都按照一定的序列,一次又一次地累積著不同種類的善和不善。這就是為什麼每個人現在在身,語,意表現出來的都不一樣。

善心、不善心和大唯作心有一系列的速行心,使人們通過身體和語言產生不同的行為。人們往往會根據外表行為來評論他人,因此有可能在看到阿羅漢時卻蔑視他。例如,摩揭陀國的婆羅門大臣雨勢就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他從一個阿羅漢的外在行為來評論他。當他看到阿羅漢大坎達拉瑪從山上下來時,他說大坎達拉瑪的行為像猴子。大臣雨勢的傲慢是由於速行心過程中不善心的累積。佛陀請他跟大坎達拉瑪道歉,但因為他所累積根深蒂固的我慢,使他沒辦法跟大坎達拉瑪道歉。佛陀預言在雨勢死亡後,會再出生為是一隻在竹林中的猴子。大臣雨勢因此在竹林中種了許多香蕉樹和其它猴子可以吃的東西,準備好他再出生是竹林中的猴子時所需要的食物。

我們應該知道在速行心路過程中不善速行心相繼地生起和滅去七次,不善一次又一次的快速累積,因此它成為一個人的習性,會表現在一個人的行為和言語中,這累積的行為稱為習氣。即使已經是阿羅漢的人,心仍然會有不同累積的傾向,導致不同的行為。佛陀是唯一能根除所有習氣的人。所有的阿羅漢都已經徹底根除了所有的汙染雜質,但是他們卻無法根除習氣。這是因為他們在無止境的生死輪迴中,經由速行心路過程的力量,累積了根深蒂固的習氣。

總結五個感官門過程中不同類型心路過程的心,它們是以下七種類型:
  1. 第一個心路過程的心是五門轉向心。
  2. 第二個心路過程的心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
  3. 第三個心路過程的心是領受心,也就是領受剛剛雙五識的對象。
  4. 第四個心路過程的心是推度心,推度和檢查領受心的對象。
  5. 第五個心路過程的心是確定心,執行的功能是決定該對象接下來會是善心,不善心或是阿羅漢的大唯作心。
  6. 第六種類型心路過程的心是速行心路過程,通常會有連續七種一樣的類型。速行可以翻譯為“衝動或迅速地跑過”。七個一樣類型的心迅速地生滅,經驗對象七次,不管是善心,不善心或是阿羅漢的唯作心。
  7. 第七種類型心路過程的心是彼所緣心,這個心被稱為“保持”。如果之前的對象尚未滅去,彼所緣心執行保持之前速行心對象的功能。色法持續的時間不超過十七個心識剎那。
由於色法持續的時間不超過十七個心識剎那,所以如果色法在過去有分心撞擊到對象時生起,接下來會有十七個心會在色法持續的時間生起滅去。前十五個順序生滅的心如下:
  • 第一個生滅的是過去有分心。
  • 第二個生滅的是有分波動心。
  • 第三個生滅的是有分斷心。
  • 第四個生滅的是五門轉向心。
  • 第五個生滅的是雙五識。
  • 第六個生滅的是領受心。
  • 第七個生滅的是推度心。
  • 第八個生滅的是確定心。
  • 第九個生滅的是第一個速行心。
  • 第十個生滅的是第二個速行心。
  • 第十一個生滅的是第三個速行心。
  • 第十二個生滅的是第四個速行心。
  • 第十三個生滅的是第五個速行心。
  • 第十四個生滅的是第六個速行心。
  • 第十五個生滅的是第七個速行心。
當色法的所緣對象撞擊到感官,從過去有分心起,一直到第七個速行心滅去,有十五個心快速地生滅。然而,在色法滅去之前還有兩個剩下的心,因為色法會持續十七個心識剎那的時間。由於出生在欲界的人們在過去累積了對色塵、聲音、氣味、味道和可碰觸物體感官對象的業力,當速行心快速地跑過那個對象所緣,但色法對象還沒有滅去時,這是之後緊接著生起的果報心,也就是彼所緣心生起的條件,彼所緣心執行保持的功能。有兩個一樣類型的彼所緣心會相繼接續,保持和速行心相同的所緣。

彼所緣心是完整心路過程的最後一個心,執行的功能是通過相應的門保持經驗的對象。然後,有分心再次生起,一個接著一個,直到一個新的心路過程生起。

在只有有分心生起的那一刻時,這個世界的對象並沒有出現,沒有與不同的人、事、物有關的記憶。這和當人們熟睡時,不會知道與這個世界有關的任何事情的情况是一樣的。在人們熟睡時,只有有分心在接續生滅。結生心,有分心和死亡心不是心路過程的心,它們不會經由任何六個門去經驗任何對象。死亡心是這一世最後一個心,它執行的是結束生命的功能。然後下一世的結生心會緊接著生起,接著又會有心路過程的心去經驗對象,與下一世的世界緊緊連接。只要死亡心還沒有生起,我們仍在這一世的生命。除了有分心是不知道任何與這個世界有關的之外,還會有心路過程的心會知道這個世界的色塵、聲音、氣味、味道、觸所緣和各種主題。

一個色法持續的時間是十七個心識剎那。完整的感官門過程必須有七種類型心路過程的心,總結如下:
  • 離心路過程:過去有分心,有分波動心,有分斷心。
  • 五個在五門心路過程的心:五門轉向心,雙五識,領受心,推度心,確定心。
  • 一個速行心路過程:善心,不善心或阿羅漢的大唯作心重覆七次。
  • 一個彼所緣心路過程:彼所緣心重覆二次。
五門心路過程的心生起,經由五淨色去經驗一個對象後滅去,在五門心路過程和意門心路過程之間會有有分心相繼生滅。在那之後,意門轉向心經由意門去經驗和之前五門心路過程的心一樣的對象,然後就滅去了。心經由意門經驗對象持續的時間不會比感官門過程長。在意門心路過程開始之前不會有過去有分心。當意門心路過程開始時,剛剛在五門心路過程被心經驗的對象就已經滅去,不會再撞擊任何感官。在意門心路過程開始之前一定會有有分心生滅,最後兩個有分心,也就是有分波動心和有分斷心在意門心路過程開始之前生起滅去。

在有分斷心(意門)滅去之後,意門轉向心生起。這是第一個意門心路過程的心,它去經驗剛剛五門心路過程相同的對象。意門轉向心執行經由意門轉向對象的功能。而五門轉向心執行的是經由五個感官門轉向的功能。意門轉向心“仔細思考”經由意門出現的對象。每當我們思考不同的主題時,就像我們一次又一次地思考,在這樣的時刻,心並沒有經由眼、耳、鼻、舌和身經驗到任何對象。

在有分波動心之後,有分斷心和意門轉向心生起滅去,善心或不善心會緊接著生起,除了阿羅漢是大唯作心。速行心路過程的心執行速行的功能,它們是同一類型七個相繼生滅的心。在這些速行心滅去之後,如果對象所緣還很清楚的話,則會有兩個彼所緣心緊接著生起。

因此,只有三種類型的心路過程的心會經由意門去經驗對象所緣。它們是意門轉向心,速行心和彼所緣心。

總結在意門心路過程中,三種類型的心路過程:
  • 離心路過程:有分波動心和有分斷心不是心路過程的心
  • 意門轉向心:只是生灭一次的唯作心
  • 速行心:連續生滅七次的善心,不善心或阿羅漢的大唯作心。
  • 彼所緣心:彼所緣心重覆兩次。
當我們透過眼睛去看時,所有眼門心路過程的心經由眼淨色去經驗出現的色塵。這些心路過程的心,一共有七種不同的類型。它們經驗從眼門出現而尚未滅去的對象。其它感官門心路過程也是一樣。任何一種完整的五門心路過程中,都會有七種不同類型心路過程的心去經驗尚未滅去的對象。

在五門心路過程的心去經驗對象的數量可以是不同的。五門心路過程可以區分為四個時分:
  1. 彼所緣時分:在彼所緣心結束的完整感官門歷程。
  2. 速行時分:在速行心結束的感官門歷程。
  3. 確定時分:在確定心結束的感官門歷程。
  4. 無效時分:無效的歷程。
一個時分是經由同一個門生起經驗同一個對象,並且在同一個對象滅去的一系列的心路過程的心。在某些時分中,會有七種類型的心生起,有些會有六種,有些會有五種,有些則沒有心路過程生起,只會有過去有分心和有分波動心。

如果是無效時分的情況下,當色法撞擊到淨色時,過去有分心在那一刻生起,但有分波動心並沒有緊接著生起。在有分波動心生起之前會有好幾個剎那的過去有分心,之後才有好幾個剎那的有分波動心接著相繼生滅。由於色法持續時間不會超過十七個心識剎那,此時撞擊到淨色的對象即將滅去,因此沒有足夠的條件讓心路過程的心生起去經驗撞擊淨色的對象。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稱為無效時分。

無效時分可以比喻為當一個人在熟睡時被試著喚醒,但那個人並沒有醒來,然後再次被用力喚醒,仍然沒有醒來。在無效時分的狀況下,五門轉向心並不會生起。只會有過去有分心和有分波動心。在無效時分的狀況下,被淨色撞擊的對象稱為極微細所緣。因為它雖然撞擊到淨色,但僅僅只影響了有分心,並沒有足夠的條件可以讓心路過程的心生起,因此這個所緣在心路過程的心生起之前就滅去了。

另一種情況是好幾個過去有分心生起滅去,緊接著幾個有分波動心生起滅去後,有分斷心生起切斷心識之流。然後,五門轉向心、雙五識、領受心、推度心、確定心相繼生滅。但是由於色法無法持續超過十七個心識剎那,因此,速行心沒有機會生起去經驗那個色法。在這種情況下,會有兩個或三個確定心生起滅去,然後色法就滅去,這個過程就結束了。這個過程稱作確定時分,因為最後一個結束心路過程的心是確定心。

所有這一切都是發生在日常生活中的實相。當所緣撞擊到淨色時,一個完整的心路過程是包括七種類型的心路過程的心生起滅去,但並不一定每次都是如此。也有可能是沒有心路過程生起,因此,有一個情況是無效時分,又或者如果該過程以確定心結束,就會是確定時分。在確定時分的情況下,對象稱為微細所緣,因為它只會是五種類型心路過程的對象,然後就滅去了,不能支持到速行心生起。

當確定心滅去,速行心以七個同類型的心相繼生起滅去,然後那個對象所緣就滅去了,彼所緣心就沒辦法生起。這個過程稱為速行時分,它包含了六種類型的心,其中最後一種類型是速行心。速行時分的對象稱為大所緣,因為它很清楚,並且可以是之後善心,不善心,或阿羅漢的大唯作心生起的因緣條件。

最後,當七個速行心相繼生起滅去後,它的對象還沒有滅去,這就會是之後兩個彼所緣心生起去經驗剛剛還沒有滅去的對象的條件。這是最後一個心路過程的心,以彼所緣心結束的彼所緣時分。彼所緣時分的對象是極大所緣。因為這個對象很清楚,所以彼所緣時分可以在速行心路過程後生起去經驗那個還沒滅去的極大所緣。

在意門過程中,可能會有兩個不同的時分:速行時分和彼所緣時分。意門過程速行時分的對象稱為不清晰的所緣,因為它沒有彼所緣時分的對象清楚。結束於彼所緣時分的對象稱為清晰的所緣,因為它比速行時分的對象更為清楚。但在梵天界,即使是清晰的所緣,彼所緣心也不會生起。

一共有六個門。門就是心路過程去知道對象的方式。心路過程會經由六個門去經驗對象,六個門中有五個感官門是色法,另一個是名法。總結如下:

眼門:眼淨色

耳門:耳淨色

鼻門:鼻淨色

舌門:舌淨色

身門:身淨色

意門:在意門轉向心生起前的有分斷心

根和門不同,六個根都是色法,是心生起的地方或依處。六個色法被稱為依處色。總結如下:
  • 眼根:眼淨色,是善報與不善報的眼識生起的地方。
  • 耳根:耳淨色,是善報與不善報的耳識生起的地方。
  • 鼻根:鼻淨色,是善報與不善報的鼻識生起的地方。
  • 舌根:舌淨色,是善報與不善報的舌識生起的地方。
  • 身根:身淨色,是善報與不善報的身識生起的地方。
  • 意根:心色,是除了雙五識以外其它的心生起的地方。
五淨色可以是門也可以是根(依處)。眼淨色是眼門過程所有的心的眼門,包括五門轉向心,眼識,領受心,推度心,確定心,速行心和彼所緣心去經驗撞擊眼淨色但還沒有滅去的色塵。然而,眼淨色也是眼根,是兩種類型的眼識生起的地方,也就是善的果報眼識和不善的果報眼識。至於眼門過程其它的心,它們會在意根生起。其它的感官淨色也是如此。

意根或依處,是心生起的地方,但不是門。

問題

1.為什麼意門心路過程的心的數量比五門心路過程的心少?

2.貪根心可以經由多少個門去經驗對象?

3.五門轉向心可以經由多少個門去經驗對象?

4.意門轉向心可以經由多少個門去經驗對象?

5.什麼是無效時分,確定時分,速行時分和彼所緣時分?

6.什麼所緣是不清晰的所緣,什麼所緣是清晰的所緣?

7.在有五蘊的界,哪個色法是結生心生起的依處?

8.在有五蘊的界,哪個色法是不善心生起的依處?

9.在有五蘊的界,哪個色法是唯作心生起的依處?

10.哪些色法是不同耳門過程的心生起的依處?

11.哪些色法是不同心所生起的依處?

Topic 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