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法 現在(5)

第五章 四類究竟法的不同面向

心,心所,色法和涅槃是究竟法,它們是實相。心,心所和色法它們接續的生起和滅去,它們出現的時候是可以被認知的,因此可以知道它們是真的。例如,當我們看到顏色、聽到聲音或是在思考時,心會接續的生起滅去,執行不同的功能。有些心可以看到顏色,有些心可以聽到聲音,有些心能思考,這都取決於是哪一類型的心和支持它們生起時的不同因緣條件。心,心所和色法的生滅是非常迅速的,所以我們很難察覺到它們的生起和滅去。我們可能會誤認為色法是緩慢逐漸變化的,也可能會誤認為一個人出生後的整個生命過程,只是同一個心在生命中持續,直到生命結束時才滅去,這是不正確的。

如果我們從來沒有研讀佛法,沒有建立覺知和智慧來瞭解心,心所,和色法的特徵,那麼我們就永遠對這些生起就立即滅去的名法和色法的真實本質是無知的。

這些法之所以會生起是因為有適當的因緣條件。舍利弗尊者從阿說示尊者(佛陀初轉法輪五比丘之一)那聽到了佛法,對佛陀的教導生起堅定的信心。當時舍利弗尊者被阿說示尊者的那股莊嚴端正氣質給懾受住了,他跟著他,問他的導師是誰,教了什麼。阿說示尊者即說四句偈,也就是著名的“緣起偈”:

  “諸法從緣起,  如來說是因;

彼法因緣盡, 是大沙門說。”

如果佛陀沒有教導我們法以及這些法是如何彼此支助,就没有人會知道哪一個法的生起是源自於哪一個因緣條件。没有人會知道每一種類型的心,心所和色法生起所需要的因緣條件。佛陀證得無上正等正覺的智慧,洞悉了所有究竟法的真實本質。法是因為有適當的因緣條件而生起的,他也教導了哪些因緣條件會帶來不同法的生起。法是不可能没有因緣條件而生起的。

當我們說人,其他的有情眾生,或說天神出生時,事實上,只有心,心所和色法生起。當心所和色法伴隨著某一種特定類型的心一起生起時,以傳統語言的用語我們會說是一個人的誕生。同樣的,當心,心所,和色法一起在天界生起時,我們會說是一個天人的誕生。人,其他有情眾生和天人之所以有不同的出生是由於因緣條件的不同。導致不同出生的因緣條件非常多,而且是非常精細複雜的。然而,當佛陀證悟時,透過他無上正等正覺的智慧瞭解了所有法的真實本質,以及所有法生起的因緣條件。出於慈悲,他也教導了我們這些法的真實本質以及所有法的生起必有它的因緣條件。

我們知道心,心所和色法會生起必須有其適當的因緣條件。因此,除了涅槃之外,所有因緣和合而生的法總稱為“行法”。

佛陀的教導是完整的。人們可能會誤解因為因緣和合而生的行法,生起後會繼續存在。因此,佛陀作了更進一步的解釋說明行法也是有為法。有為法強調的是指已經有其因緣條件,生起就會滅去的法。行法是指生起的法需要其它法因緣和合的支持,條件滅去後,生起的法也必須滅去。因此,行法也就是一切有為法。它們都具有以下特徵:

諸行無常:一切因緣和合而生的法都是無常的。

諸行皆苦:一切因緣和合而生的法都是苦的,不可能帶來滿足。

諸法無我:一切法(包含涅槃)都是無我的。

所有因緣和合而生的法都是無常的

色法的敗壞和無常是相對明顯的,但是名法的無常卻很難被注意到。我們在經典相應部中讀到,當佛陀在舍衛城附近的祇樹給孤獨園,他對比丘說:

對於那些未受過教導的人,也可能是會排斥這個肉身的, 他看到了四大元素的聚集,可能不再迷戀它,希望因此從中獲得自由。為什麼呢?看到的是這個肉身的生長和衰敗,四大元素匯聚一起,出生然後死亡。因此,許多人可能會排斥這個肉身,不再迷戀它,希望因此從中獲得自由。

然而,比丘們,我們所謂的思想,我們所謂的心智,我們所謂的意識,那些未受過教導的人不會對此感到排斥,他們不能停止迷戀它或放下它。為什麼呢?對於許多漫長的一天,比丘們,那些未受過教導的人執著的是“我的”,他們誤認為:這是我的,這是我,這是我自己。因此,那些未受過教導的人不能停止迷戀它,不能從中解脱。

…但比丘們,我們所謂的思想,我們所謂的心智,我們稱之為意識只是一個心在另一個心滅去後生起,日夜皆是如此。

雖然心,心所和色法一直不斷的生起滅去,但要消除對名法和色法的執著,真正斷捨離是很困難的。名法和色法必須被智慧研究和瞭解,才可以放下貪愛執取。我們在法句經277-279讀到佛陀說:

一切行無常,以慧觀照時,得厭離於苦,此乃清淨道。

一切行是苦,以慧觀照時,得厭離於苦,此乃清淨道。

一切法無我,以慧觀照時,得厭離於苦,此乃清淨道。

如果没有直接瞭解名法和色法生起瞬間就立刻滅去,智慧就無法繼續建立並體證四聖諦成為一個聖人,那麼邪見就無法根除。有果位的聖人指的是已經懂什麼是“清醒”,瞭解佛陀開悟意義的聖人。有果位的聖人已經根除了所有對佛陀教導的懷疑,他不僅是瞭解佛陀所教導的理論,並且已經對法可以直接瞭解。真正瞭解佛陀的教導就等於是看到如來。為了穿透瞭解法的真實本質而研究佛法和實證佛法的人,能夠逐漸根除汙染雜質。汙染雜質的根除是依據不同智慧程度的開悟階段,證悟的四種果位分為:初果須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四果阿羅漢。阿羅漢已根除無明,不會再出生。

所有因緣和合而生的法都是苦的

一切因緣和合而生的法生起就立即滅去了,無論是善的還是不善的,無論是美麗的色法還是醜陋的色法,它們都一樣是生起就立即滅去了。實相的生起滅去就是苦,不能真正的滿足。苦的本質不僅只是肉體上的痛苦,疾病或磨難;或者是愛別離、求不得而造成的苦。苦的本質存在於所有生滅的行法是由於它們的無常,它們不斷的生起然後就立即滅去,是不可能帶來滿足的。有些人也許會感到奇怪,為什麼所有因緣而生的法都是苦的,為什麼即使心經驗到愉快的感受和享受令人愉快的事物也是苦。這是因為去經驗那個愉快對象的心是不會持續的,所以是苦的,不能真正帶來滿足。所有因緣和合而生的法,也就是心,心所,和色法都是苦,因為它們是無常的,它們不會持續,不能成為依靠。

一切法都是無我的

所有的法都是無我的。四個究竟法,心,心所,色法和涅槃都是無我的。它們不是我,它們不在任何人的控制之下。

涅槃是究竟法,是實相。行法是有因緣條件而生的法,然而涅槃是離行法,是行法的相反,沒有因緣條件。涅槃是無為法,不會生起滅去。涅槃是不生不滅的究竟法。

心,心所和色法是世間法。它們是依賴因緣和合而生的法,因此也必會崩壞。涅槃是超越世間的出世間法。

總結所有的究竟法,它們是:
  • 因緣和合而生滅的行法或一切有為法:
:有89種或是121種。

心所:有52種。

色法:有28種。
  • 一個離行或無為法涅槃
所有因緣和合而生滅的行法也可以以五蘊來分類

色蘊:28種色法

受蘊:感受心所

想蘊:記憶心所

行蘊:除了感受和記憶兩個心所,其它50種心所的總稱

識蘊:89種或121種心

所以色蘊是28種色法;受蘊、想蘊和行蘊是52種心所;識蘊就是89種或是121種心。

“蘊”指的是可以描述為過去、未來、現在或是内在、外部、粗重、微細、低劣、優越、遠或近的法。因此,蘊指的就是一切有為法,一切因為因緣和合而生滅的法。因此它可以被描述為過去,現在,未來等等。然而無為法或涅槃是不會有任何因緣條件而生起的法,它不能被描述為過去,未來或現在。因此,涅槃不是蘊。

在相應部中,佛陀在舍衛城向比丘們解釋了五蘊和五取蘊:

我來教導你們,比丘們,五蘊和五取蘊是什麼。你們注意聽。

比丘們,這五個蘊是什麼呢?

任何色法,無論是過去,未來還是現在,内在,外部,粗重,微細,低劣,優越,遠或近,這被稱為色蘊。任何感受,無論是過去,未來還是現在,……任何記憶,……任何活動,……任何意識,無論是過去,未來還是現在,内在,外部,粗重,微細,低劣,優越,遠或近,這被稱為識蘊。 

比丘們,這些稱為五蘊。

比丘們,這五個蘊與執取的五取蘊有關嗎? ……任何色法,無論是過去,未來還是現在……無論是遠的是近的,都會有漏伴隨,這是執取的因緣條件。這就是執取蘊。

任何感受,…任何記憶,…任何活動,…任何意識,比丘們,不管是過去,未來還是現在…無論是遠的還是近的,都會有漏伴隨,這是執取的因緣條件。這些被稱為五取蘊。

問題
  1. 哪些究竟法是行法?
  2. 行法是行蘊嗎
  3. 離行法是行法嗎?
  4. 什麼蘊是無為法?
  5. 無為法是世間法或是出世間法呢?
  6. 心是行蘊嗎?
  7. 心所是行蘊嗎?
  8. 哪個究竟法是受蘊?
  9. 哪個蘊不是究竟法?
  10. 哪個究竟法不是蘊?

Topic 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