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刻都只是不同的心透过不同的感官门去经验不同的对象 - 佛法线上讨论 (50)

每一刻都只是不同的心透过不同的感官门去经验不同的对象

2021-0414


问: 如果真相是没有人,那为什么需要学习佛陀的教导呢?

AS: 无明让我们不知道这一刻有什么。现在这一刻有什么呢?

问: 现在有在听有在想。

AS: 是我在想吗?

问: 是自然地在想在听。

AS: 想就只是想吗?听就只是听吗?

问: 听就只是在听,然后就想到那个听到的内容的意思。

AS: 那个在想的不是我,在听的也不是我,就只是各种不同的法,有适当的条件就会生起灭去。如果究竟真相没有被了解,就很容易误解佛陀的话。这一刻法生起就灭去,它可以成为被了解的对象吗?刚刚的声音已经过去了,在轮回中再也不会回来。去思考这一刻的真相,就能了解每一刻就只是生起就灭去的法。

无明遮盖了现在这一刻在那里的真相,因此真相没有显露出来。由于佛陀的智慧和悲悯才能够让我们有机会了解生命的真相是什么。听闻佛法思惟佛法才能够累积智慧。在看,听,闻,尝,碰触之后,速行心过程中很快就有无明生起了,所以我们总是认为是有个人或有个东西在那里。只有智慧的累积才能够舍离有个人或有个东西是存在的邪见。

问: 请问什么是心 (citta) ?

AS: 现在就有心,它们其实本来是没有任何名称的。了解现在这一刻在那里的是什么,就可以帮助了解什么是心。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现在在那里的是什么?

S: 我们不应该只是知道文字上的定义是什么,而应该去学习了解现在在那里的究竟是什么。

现在就有心在思考,有贪爱伴随吗?有贪爱伴随在思考的时候,已经有无数时刻的法生起灭去了。如果没有眼识就不会看到,如果没有耳识就不会听到,如果没有意识就不会想到这个或那个。在我们想要得到答案时,更重要的是现在就有心在生灭,我们是不是能够从现在这一刻去了解心是什么呢?

阅读三藏经典并不是为了要知道更多的知识,而是学习了解现在这一刻,那个去看的不是我,被看到的不是人或是某个东西。每一刻都只有法的生灭。

那么什么是心呢?

问: 心是当下能去经验的。

S: 是什么被经验到?

问: 温度,颜色之类的。

S: 是什么去经验温度?

问: 感受。

S: 感受可以单独生起吗?它是主要去经验温度的法吗?

问: 不行,是心去经验。感受是伴随心一起生起的心所。

S: 是的。那么是哪一类型的心去经验温度的呢?

问: 身识。

S: 在碰触到暖暖的时候,这个经验维持了多久?

问: 就只有当下被经验。

S: 是的,也许我们会觉得这个经验持续了一段时间,但其实这是个幻相。事实上,身识去经验暖的时候,只是一瞬间片刻而已,它并不是一直持续在那里。它生起就消失了,然后无数个心生起灭去。在眼识生起去看的那一刻,那一刻是没有身识的,那一刻也没有经验到温度。

问: 在看的那一刻身识没有生起去经验温度,但温度和身体这两个色法还在那里对吗?

S: 在看的那一刻,没有其它的经验,就只是去看而已。既使是无数个色法生起灭去,但并没有被经验到。在看的那一刻,被看到的就是那个被看到的,并没有其它的法出现,没有出现的就不会被了解。

在耳识经验声音时,那一刻有经验暖吗?

问: 在那一刻没有,但那个色法还是在发生。就好像如果手指放在火里,我可能正在想别的,但回过头来手指还是会被烫到。

S: 不管是在任何状况下,在看的那一刻或在听的那一刻一定是没有在经验火元素的。既使是佛陀,在看的那一刻也是只有眼识去经验。当佛陀有身体的疼痛时,那就只是身识在经验火元素或土元素,就只是很短暂的果报心经验完就灭去了。并不是对佛法有了解的人就会有不同的经验。一次就只会有一个心生起,只有被心经验到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世界。

不管智慧的高低,就只是不同时刻的经验,每一刻都没有我,都只是不同的心透过不同的感官门去经验不同的对象。重点不是用什么名称去称呼心,而是现在这一刻就有那个去经验的。那个去经验的我们称它为心 (citta) 。

AS: 现在在那里的是什么?

问: 是一把椅子。

AS: 在究竟真相里椅子是什么呢?

问: 是概念。

AS: 所谓的椅子其实是快速生灭的色法,但它们接续生灭的速度太快了,使我们认为是有个椅子在那里。我们习惯的是传统世俗的世界,习惯有个人有个东西,我们并不习惯究竟实相的世界。应该去了解的是,椅子的究竟真相是什么,这个答案就在佛陀的教导里。

问: 被看到的就只是颜色,椅子是想像出来的。

AS: 在看到“椅子”之前,已经有很多很多不同时刻的法生灭了。这些不同时刻的经验使得出现了一个人或一张椅子的概念。

现在对每一刻在那里经验的法是心还有怀疑吗?

问: 没有。能够去知道的是心。

AS: 完全没有怀疑了吗?

问: 没有怀疑了。那个可以去经验的就是心,和那个不知道的,不能去经验的法有很明显不同的特征。

AS: 现在我们可能认为自己没有怀疑了,但是因为“疑法”它也是随眠烦恼之一,我们现在可能认为自己是没有怀疑的,但实际上疑法还没有完全根除,只要有适当条件它就会再生起。

S: 椅子是色法吗?

问: 它是很多种色法所组成。

S: 椅子不是实相,如果没有各种不同的色法就不会有椅子这个概念。因为被看到的就只是色尘,色尘不是椅子,椅子是概念。椅子就只是幻相而已。

更精准的来说,我们不能说椅子是由色法所组成,因为色法就是色法,它们不是椅子,被看到的色法就只是色尘,不是椅子。如果没有无数个时刻生起灭去的不同色法,和记忆心所曾经标记记忆以及去想的心就不会有椅子这个概念。因为有各种不同的心经由对应的感官门经验不同的色法,才会出现椅子的概念。只有达到初果阶段的圣人能够完全根除疑法。

问: 会出现不同的概念是因为业吗?

J: 是因为记忆心所。这把椅子曾经被看过,因为记忆心所标记记忆了这个对象,它被定义成椅子,所以在看到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它是椅子。

佛陀的教导不是要去了解表面的人或东西,而是现在这一刻生起的法。当各种不同的色尘被经验的时候,马上就会有个形状有个东西在那里了。我们应该了解的是因为有各种不同的法被经验,所以才会有这些概念。出现各种形状的东西或人时,那一刻一定是在想,而不是在看的那一刻。不管是在想或是在看都是不同类型的心,它们的共同特征都是可以去经验的。

AS: 听了佛陀的教导,慢慢去思慧,这样才能够对现在这一刻的法更有信心。但这些法的特征现在还没有真的被直接经验到,所以会一直认为是有个人或东西。当对佛陀的教导愈有信心时,疑法就会愈来愈少。


Topic 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