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中的扭曲颠倒 - 佛法线上讨论 (46)

佛法中的扭曲颠倒

2021-0310


问: 请问佛法中“扭曲颠倒” (vipallasa) 指的是什么?

AS: 有三种扭曲:见解的扭曲,心的扭曲和记忆的扭曲 。见解的扭曲是相信有个人有某个东西的存在。但既使是见解的扭曲没有生起,在不善的时刻也会有记忆的扭曲,当记忆扭曲的时刻时心也一定是扭曲的。

现在不善心生起的时刻,不一定会有邪见,但一定会有记忆的扭曲和心的扭曲。既使是第一果的圣人邪见已经被完全根除了,不再有见解的扭曲,但还是会有其它的不善,还是一样会有记忆扭曲和心的扭曲。

S: 现在把无我当成是有我,把人或东西当作是存在的,这个时刻是有心的扭曲,见解的扭曲以及记忆的扭曲。

另外一个扭曲是把不净的当作是纯净的,把不是美的当作是美的。任何生灭的法生起瞬间灭去都不是美的。比如平时我们觉得头发很漂亮,但当在茶杯里看到头发时,我们就会认为它是肮脏的。只有第三果圣人已经完全根除感官对象的贪爱,不会再把不净的不美的当作是美的。

把不可能可以得到满足的当作是令人满足的是非常根深蒂固的扭曲。法生起就灭去,怎么可能是令人满足的呢?但也只有阿罗汉才能完全根除这个扭曲。

有时候人们会很向往涅槃或成为阿罗汉,但现在这一刻有谁不想要再看到好看的,再听到好听的或再次经验到令人愉悦的?把无我当作是有我的,把无常当作是恒常的 ; 把不净的当作是美的 ; 把不可能可以得到满足的当作是令人感到满足的,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的扭曲。

AS: 一直到智慧已经高到能够直接经验现在正在出现的法,这些扭曲才会开始被看清楚。随着智慧的增加,会了解在那里的只是法,没有人没有任何东西,这样记忆的扭曲才能慢慢地被消除。

有正见智慧的那一刻就不会有扭曲。

问: 请问如果只有法的生灭,那么对有情众生的慈爱也是一种扭曲吗?

AS: 善的时候有扭曲吗?

问: 应该有,因为有时候我们认为的善并不一定是善。

AS: 不同的时刻,有些时刻是善但可能紧接着是不善。究竟真相是只有生灭的五蕴,因为有生灭的五蕴才会有“人”的概念。法的生灭很快,当记忆心所记忆这是个有情众生的时候,如果有足够累积的慈爱,就会有条件对这个有情众生起慈爱。

问: 请问既然都是生灭的法,那为什么慈爱的对象只能是有情众生呢?当一个人活着的时候我们可以对他慈爱,当他去世的时候,难道我们就不能对他慈爱吗?

S: 想着过世的家人,似乎是有慈爱的在思念,但那真的是慈爱的思念吗?还是只是在执取于亲爱的家人已经不在了。我们常常会把不善误当作是善。如果不能够真的了解这一刻心的品质,如何能了解法的真相呢?

问: 所以对无情生物一定不可能生起慈爱吗?比如帮快枯萎的植物浇水或不知道动物已经死掉,去帮助那只动物时就不是慈爱吗?

J: 如果已经没有名法生灭,但我们可能以为他们还活着,想要去帮助,这其实是心的扭曲。就好像当我们错把一条绳子当作是蛇,这是错误的认知造成心的扭曲,当然就不会是善的。或是当我们在看电影时,我们因为剧情而对剧中人物感到悲悯,我们可能以为这是悲悯心,但这也是错误的认知造成心的扭曲。因为电影里并没有人的存在,当然不会真的有悲悯心的生起。

我们习惯用表面的情境来判断善或不善,事实上每一刻心的品质都不同。我们大都很顾虑我们心的状态是善的还是不善的,但智慧的培养是智慧了解现在出现的法,智慧的对象可以是善的也可以是不善的。

S: 当我们对快枯萎的植物浇水,我们可能以为那是慈爱,但那其实是贪爱执取。当我们不知道动物已经死掉了,就只是尽力要去帮忙,那一刻一定没有瞋恨,因为那一刻的意图就只是想要去帮忙。

了解现在这一刻的法的特征,当智慧累积的时候,自然而然会有其他的善生起。但当过度关心这些心里状态是善还是不善的时候,其实正在离开正道。

AS: 如果对植物有慈爱,那么对汤匙鞋子也会有慈爱吗?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见解,不了解真相,只是依自己的认知来认定。所以佛陀的教导必须仔细地研读才能够逐渐知道邪见有多深。如果真的了解色法是不能去经验的,那能够对色法生起慈爱吗?

我们可以对蛇或是坏人有慈爱吗?如果不能对众生都有慈爱,我们一直讨论慈爱的意义是什么呢?慈爱生起时,它能够被了解它不是我的慈爱,它就只是一个法。了解慈爱的特征不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慈爱,而是了解慈爱是无我无常的,它生起就灭去了。


Topic 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