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慧指的是什麼 - 佛法線上討論(41)

修慧指的是什麼

2021-0203


問: 請問聞慧,思慧,修慧中的修慧指的是什麼?

AS: 當從完全不瞭解到慢慢一點一滴瞭解的時候,這個過程是智慧的培養,這就是修慧 (也就是練習bhavana) 。如果每一刻的心沒有智慧伴隨的話,能夠是修慧嗎?修慧指的是心智的培育與發展,包括奢摩它和內觀,但如果對現在這一刻的法沒有瞭解,那就只是在字面上的解讀。

S: 現在這一刻可以去瞭解的法,比如去看的眼識,被看到的色塵以及去聽的耳識,被聽到的聲音等等,這些都是日常生活一直生滅的法。當我們開始自然地去如理作意現在這一刻的法,那就可以說是修慧,練習。如果只是坐在那裡盤腿閉眼睛,專注在一個對象上而沒有任何的瞭解,這不是智慧的培養,當然就不會是正確的練習。練習應當指的是智慧的培養,瞭解現在這一刻的法。

另外一種練習是指奢摩它,奢摩它指的是平靜的建立。但一開始還是必須要有智慧對平靜這個法有正確的瞭解。因為如果只是專注於呼吸,但對呼吸是什麼或是平靜是什麼都不瞭解而就只是想要專注去練習,這可能連是正確的專注還是錯誤的專注都不知道。

現在這一刻有什麼是真的?

問: 現在在聽的佛法是真的。

S: 什麼是佛法?

問: 要留意現在生起的是什麼,而不是不知道意義的去作一些修行。

S: 那現在有什麼法是可以去覺知的對象嗎?

問: 現在有在聽。

S: 我們現在聽到這個人或那個人說話的聲音時,我們會認為我們聽到了什麼,但其實只是在聽的那一刻有耳識在聽,被聽到的就只是聲音,還沒有去想到聲音是什麼意思。當我們知道是耳識在聽不是我在聽的時候,這已經不是覺知到,是已經是在想了。

J: 什麼是覺知?它和智慧有什麼關係呢?

問: 聞慧思慧的過程就是一種覺知吧。

J: 四念住經裡佛陀解釋了當覺知和智慧一起生起時,才能夠覺知和瞭解現在這一刻的真相。覺知和智慧是不同的心所,當我們說“覺知現在出現的法”不是指一定要先有覺知才能有智慧,事實上在瞭解的那一刻自然就會有覺知伴隨了。當佛陀在不同經典裡講述佛法時,他是在描述正見生起的因緣條件。

AS: 現在有智慧瞭解嗎?

問: 應該有吧,只是可能每個人不一樣。

AS: 這不是關於和智慧有關的情境故事。現在這一刻有智慧嗎?

問: 智慧要出現是不是要有什麼出現,它才能夠去瞭解?如果是這樣,我沒有覺得有讓我可以學習到的東西,所以應該就沒有智慧。

AS: 那現在有什麼在那裡?

問: 有疑惑。

AS: 疑惑是真的嗎?

問: 疑惑應該是真的。

AS: 疑惑是你嗎?我們討論的是現在這一刻出現的法,才能夠真的去思慧累積智慧。

S: 現在有覺知嗎?

問: 有的。

S: 有人可以控制要覺知生起嗎?

問: 當我們常常聆聽佛法成為習慣時,覺知應該會自然生起。

S: 聆聽佛法時都會一直有覺知嗎?

問: 不是的。

S: 當覺知生起時,它維持多久的時間?

問: 很短暫,然後馬上就進入想了。

S: 覺知一定會和善心一起生起。在看或在聽的那一刻有覺知嗎?

問: 沒有。眼識在看的那一刻只有七個遍一切心心所。

S: 是的。所以以前我們會誤認為我們是可以控制在某些時候要有覺知,但在我們聽了佛法後,我們知道覺知只會和善心一起生起,覺知是因緣和合的法,不受任何控制。

問: 當我們知道眼識在看的那一刻是沒有覺知的,這樣是不是一種覺知呢?

S: 開始有智慧的去思惟法的真實本質,那一刻就會有覺知。

剛剛有人提到疑惑,當我們討論疑惑是真的嗎?以及疑惑是哪個法的時候,如果這時候是有智慧去思惟,那麼那一刻就有覺知。當有一個想法認為是我可以讓覺知生起,我可以不要有疑惑,這時候是不會有覺知的。學習佛法最重要也是最困難的就是不管我們現在討論的是覺知,疑惑或眼識,它們的生起滅去都有它們的因緣條件,不是任何人能支配控制的。

問: 我現在瞭解到智慧生起時就會有覺知。但覺知那一刻也是會有智慧的嗎?

S: 在瞭解的那一刻,覺知一定會一起生起。當有智慧去思考的那一刻,覺知會去守衛住不善,它會去覺知當下心經驗的所緣,但覺知不能去瞭解,瞭解是智慧的功能。

智慧生起的時候一定會有覺知,但覺知生起的時候不一定會有智慧。比如佈施,慈愛,尊敬長者是善,在這些善的時刻有覺知守衛住不讓不善生起,但並不一定會有智慧。所以在善的時刻也許有智慧伴隨也許沒有。在善的那一刻但沒有智慧伴隨時是因為過去世曾經累積的傾向或習性。但這些善並不會支持智慧發展而根除不善汙染雜質。比如有些小孩天性就會去分享,但如果當其它小孩開始去戲弄他,他可能就開始不願去分享了,所以這些沒有智慧伴隨的善的力量是不夠的。

問: 謝謝。所以如果沒有智慧,只有覺知是不能導向瞭解真相的。

S: 是的,不能導向瞭解真相也不能結束生與死的輪迴。所有沒有智慧伴隨的善是不能夠幫助正道的建立的。

AS: 現在有沒有智慧呢?

問: 智慧就是瞭解法的特徵。既使我們現在沒有聽懂感到疑惑,但疑惑這個法的特徵被瞭解了,那也是智慧的累積。

AS: 現在這一刻呢?

問: 現在法出現,我們瞭解了它們的特徵,這就是智慧。

AS: 現在什麼被瞭解了?

問: 疑惑。

AS: 疑惑是你嗎?

問: 不是。

AS: 那是什麼?

問: 就只是法。

AS: 什麼是法?

問: 現在出現的,有它們本質不變的特徵。

AS: 現在就有眼識,眼識是真的,眼識是法,它不是我,這樣子的瞭解是開始培養智慧。現在有智慧在瞭解嗎?

問: 我的理解是阿姜特別強調儘管我們知道當下出現的法,但如果還是覺得有個我在知道,那就不是真正智慧的累積。

AS: 能被瞭解的是現在什麼在那裡,在那裡的不是我,沒有我的存在。這並不只是文字上的敘述,這是在說明現在在那裡的法的真實本質是什麼。所以現在被看到的並不是那個真正被看到的,通常我們一睜開眼睛時就已經很快在想著形狀外觀了,那個被看到的真實本質並沒有真的出現。

如果沒有佛陀告訴我們這個真相,我們是不可能知道撞擊眼根的只會是色塵,不會是桌子椅子或是人。無數個色塵撞擊眼根後才會出現形狀外觀,法接續生滅速度之快,我們只是開始慢慢一點一滴地瞭解。

無明一直在那裡,如果還沒有足夠的智慧直接經驗到那個出現的法,那是很難放掉我存在的概念的。所以有智慧的那一刻就是在練習 (修慧) 。現在不管出現的是什麼,有可能成為覺知和智慧的對象嗎?

問: 不會是現在,但之後有可能。

AS: 這件事的瞭解本身是需要誠實波羅蜜的支助,否則會以為現在已經可以直接經驗了。耐心波羅蜜也是需要的,才不會急著要去作什麼來增加智慧。


Topic 407